论文查重我们更专业
客服热线:400-06850161

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

发布时间:2022-01-25 10:09:21 人气:

  本文综合整理了国内外与本文关键词相关的研究文献,对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的相互作用关系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假设,选择2016至2018年沪深两市A股主板上市公司为样本,建立以盈余管理为中介变量的中介模型,实证分析了管理层权力对审计费用的影响,管理层权力和盈余管理的关系,以及企业盈余管理在管理层权力对审计费用的影响上的中介作用。通过研究发现:(1)管理层权力Power与审计费用LnFee存在正向关系;(2)管理层权力Power与盈余管理EM存在正向关系;(3)当企业管理层权力较大时,企业盈余管理程度提高,风险增大,最终引起审计费用的增加。本文通过研究管理层权力对审计费用的作用途径,希望为改善企业治理结构提供建议,为股东在试图降低审计费用及代理成本时提供可靠的依据。

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图1)

  1.1研究背景及意义


  企业中常见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别属于不同人的情况,是导致委托-代理关系的重要原因。Jensen和Meckling(1976)[1]对这种关系进行了定义,将其定义为一种契约关系,即一个或若干个委托人委托代理人代表他们执行一些事务,在公司中通常是指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包括授权代理人代其实施决策权。而管理层与股东之间的这种关系,一般是指管理层为了自身得到好处或其他动机而采取了不利于股东的行动,损害了股东的利益。盈余管理就属于前述行动中的一种,它会提高企业经营风险,进而增加了股东的风险,提高代理成本。Jensen和Meckling(1976)[1]也对代理成本作出定义:(1)为了进行监督而付出的成本;(2)代理人承担的担保成本,即其为了得到委托人的信任而作出让步或付出其他代价;(3)剩余损失。现存的与管理层权力相关的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围绕管理层权力和针对他们的薪酬激励之间的联系进行研究;探索高管权力大小与盈余操纵程度高低的联系;管理层权力与内控等。这些研究通常会利用管理层的年龄、学历、薪酬以及董事会规模等相关的数据,构建管理层权力评价体系,对管理层权力进行量化并据以制定基准,将超过基准数据的视作管理层权力较大。


  投资者会利用财务报告作为经济投资决策的依据,银行利用财务报表为信贷决策提供依据,公众要了解企业,也会选择阅读公告的会计信息。为了保证披露的企业财务状况良好或者掩盖决策不当造成的损失,权力较大的管理层容易利用股东的信息不对称,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进行盈余管理。当管理层希望通过一些符合会计准则的手段来使自身获取更多利益时,盈余管理往往是被选择的主要方式之一。近年来,研究企业盈余管理的学者不少,国内外学者主要围绕盈余管理的概念、形成原因、影响途径等方面进行探究。但鲜少有学者将盈余管理作为中介变量,基于此,本文将重点探索企业管理层权力对盈余管理的作用,以及盈余管理在管理层权力与审计费用的关系中的中介作用。


  随着各项相关政策的出台以及会计师事务所数量的增加,规范审计市场收费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公司法》规定上市公司会计报表必须经过独立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可见审计费用是普遍存在的。同时,一方面,民间审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盈余管理发生的概率和程度;另一方面,盈余操纵行为以及随之而来的风险将提高事务所的风险成本,因此,外部审计费用会受到盈余管理程度的影响。近年来,关于企业审计费用的研究不少,人们已经认识到审计费用的影响因素之中包括盈余管理,但是对于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这几个变量相互关系的研究还是较少。


  本文希望通过研究管理层权力Power、盈余管理EM与审计费用LnFee相互之间的作用:首先,丰富审计费用的影响因素研究;其次,由于以往研究中,探索管理层权力对审计费用的作用鲜有以盈余管理为中介变量的,本文将其作为中介变量加入其中,丰富了有关前两者之间作用途径的研究;第三,为判断管理层权力较大时是否容易进行盈余管理提供依据,同时为股东是否应该控制管理层权力、以及从哪个方面进行控制提供意见;第四,为企业实施盈余管理后是否对审计费用造成影响提供依据。


  1.2研究方法与内容


  首先,本文通过文献研究法,对现有的关于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以及审计费用的文献进行研读,同时,阐述本文研究的相关理论,并且作出假设。


  其次,本文运用实证分析法,经过分析,提出研究假设,建立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之间关系的模型,选取我国16到18年沪深两市A股主板上市公司的数据,分析软件为STATA。


  本文第二部分对以往研究结论进行总结,作出文献综述,第三部分对相关理论进行分析并且提出假设,第四部分为实证研究设计,第五部分为实证结果分析,第六部分为结论、不足以及建议。


  第2章文献综述


  2.1管理层权力影响盈余管理


  2.1.1国外的研究


  Healy和Wahlen(1999)[2]通过研究发现,股票市场的预期、避免违反贷款协议的愿望以及规避监管部门干预的动机等都可以成为造成盈余管理的原因。在相关研究中,普遍存在的观点是管理层权力较大将导致对公司利益的侵害。Aier、Comprix、Gunlock和Lee(2005)[3]认为,企业的盈余信息已经成为信息不对称关系中,得到信息较为匮乏的一方,即所有者,用以判断CEO管理才能的关键依据。Bebchuk和Fried(2004)[4]认为,为了得到更高的工资和奖金,权力较大的CEO更有动机通过盈余管理粉饰财务报表或掩盖不利信息。Dow和Raposo(2005)[5]也认为,由于薪酬激励,CEO更有可能利用自己的权力去实行盈余管理。而Abernethy、Kuang和Qin(2015)[6]则将这种由薪酬激励产生的动机扩大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即权力越大的高管越有可能为了利益,而采取盈余管理措施。


  2.1.2国内的研究


  伍利娜(2003)[7]曾提到,管理层有时候需要往好的方向修饰公司财务报表,因此有可能会去盈余管理。化敏、张宇(2015)[8]认为,管理层承受着股东带来的压力、达到市场预计结果的压力,又在其管理层职位上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工资奖金等利益,因此很有可能通过编制存在严重错误的虚假财务报表进而完成预计目标。盈余管理往往成为管理层为自己谋取更多好处的操纵手段,蒋卫华(2019)[9]认为,职业经理人的出现是导致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不再属于同一人或相同几个人的重要原因,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信息不对称,有利于管理层通过多种途径进行盈余管理来获得利益。与之类似的,王晓亮、王荻和蒋勇(2019)[10]发现,在所有人与经营者不是相同一拨人的公司制企业中,有权力的管理者更有可能为了获得更多好处而采取盈余操纵。龚晓波和曾月明(2019)[11]也表示,管理层所能掌握的企业资源和信息与其拥有的权力大小正相关,权力大时,更倾向于通过盈余管理粉饰企业财务信息,以此来使业绩考核达标或者掩盖其利益侵占行为。


  2.2管理层权力影响审计费用


  2.2.1国外的研究


  审计费用的影响因素有很多,比如,Abbott、Parker、Peters和Raghun(2003)[12]提到的审计委员会的专业性;还有,在考虑企业自由现金流因素的情况下,Gul和Tsui(2001)[13]发现,对高管进行股权激励的措施会使得企业当年花在审计上的费用升高。而Abernethy、Kuang和Qin(2015)[6]认为权力越大的高管越有可能为了使自己获得更多利益,而进行盈余操纵,同时,Tang(2011)[14]研究发现,管理层为了避免亏损而产生的盈余管理念头与审计费用的关系是明显正相关。Klein(2003)[15]认为,内部审计委员会能够提供一定的监督影响力,这使企业的审计成本和审计风险实现一定程度的降低,从而审计定价也会相应下降。


  2.2.2国内的研究


  企业的管理层在职位上需要面临各方的压力,包括股东的压力、市场的压力以及随时因为业绩不好被替换的压力等。化敏、张宇(2015)[8]认为,管理层为了谋求其个人利益,减小被替换的风险,会增加审计费用的支出,来进行审计意见的购买。钟培元(2019)[16]通过研究发现,管理层权力和审计收费十分相关,其中,董事会人数、两职兼任情况能够导致审计收费变多。


  邓文涛、平瑷嘉和熊欢欢(2018)[17]认为,企业存在管理者兼任董事长或总经理等类似情况,使得管理者易于产生权力滥用问题,而这将导致审计风险增加。当审计风险变大时,为了尽量避免这种风险变成现实,审计师会提高计划实施的审计程序、预计收集证据的数量,而这将大大增加审计师的工作量,从而导致审计收费增加,对此,牟韶红、李启航和于林平(2014)[18]认为,如果重大错报风险水平较高,审计师通常会选择增加工作量,以此来应对较高的风险,进而将整体的审计风险尽可能的降低,而这将导致更高的审计成本。王锦秋和朱颐和(2019)[19]经过研究表示,为了获得更多利益,管理层有可能采取较为冒险的盈余管理行为,而这将使得相关信息的质量变差,进而增加了企业自身和审计的风险;同时,这种激进的行为还会增加不确定性,这也将导致审计师需要承受的风险升高,因此,为了弥补未来可能发生的损失,注册会计师会要求更高的收费。


  2.3盈余管理影响审计费用


  2.3.1国外的研究


  审计收费不可避免受到工作强度、风险的影响,Greiner、Kohlbeck和Smith(2013)[20]认为,较高的审计费用可能是由于(1)审计师为完成工作付出了更多的时间精力,因此需要获得更多的回报,(2)审计师承担了更大的风险,因而要求上市公司支付溢价作为补偿。而盈余管理由于其背后不确定因素众多,很容易导致内部控制问题,使得审计工作的风险的增强。Hoitash和Bedard(2008)[21]认为,审计费用会受到内控问题严重程度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是持续的。持有这种观点的学者不少,Hogan和Wilkins(2008)[22]在控制公司风险、规模和盈利程度的情况下,研究证实了注册会计师对于存在重大内控缺陷的公司将采取明显更高的审计收费;Raghunandan和Rama(2006)[23]通过研究,认为内控问题导致的风险将同时增加注册会计师的工作强度和将承受的风险水平。Gul、Chen和Tsui(2003)[24]等很多有过类似研究的学者都认为,盈余管理十分复杂、多样且隐蔽,且其涉及的会计科目很不确定,因此会提高审计的风险。Schelleman和Knechel(2010)[25]研究认为,审计师提高审计收费,是为了应对提高的应计盈余管理程度。DeFond和Subramanyam(1998)[26]通过研究发现,可操纵应计金额较高时,审计师被起诉的可能就会更大,因此往往会选择提高收费。Javad、Hashem和Zahra(2012)[27]通过研究发现,企业盈余管理程度提高会使得审计费用变大,但是更独立的董事会能够抑制审计收费的增加。


  2.3.2国内的研究


  蔡利、毕铭悦和蔡春(2019)[28]认为真实盈余管理一方面会加大企业经营风险和重大错报风险,另一方面由于真实盈余管理包括过度生产和销售折扣等手段,可能会导致产品卖不出去和货款收不回来,这些都最终导致企业固有风险加大,因而会增加审计风险。从审计师的角度来看,王晓亮、王荻和蒋勇(2019)[10]认为,由于真实盈余管理操纵盈余可能带来的后果很多,审计师收集相关证据并判断的难度增大,这就提高了审计的固有风险,还会使得审计师花费更多时间工作,增加了审计难度,进而提高审计费用。曹琼、卜华、杨玉凤和刘春艳(2013)[29]认为,管理层采取盈余管理行为所要面临的风险随盈余操纵水平大小同方向变化,这种风险包括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因此综合考虑自己的利益以及成本效益之后,管理层往往会选择支付较多费用来购买标准审计意见。刘运国、麦剑青和魏哲妍(2006)[30]也持有类似观点,如果盈余管理所带来的风险较大,那么审计师很可能为了尽量降低风险和避免风险变成现实而采取相应行动,导致审计成本增加。而伍利娜(2003)[7]则认为,若公司进行了盈余管理,而负责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不同意,则可能选择降低为审计服务支付的费用。


  第3章理论分析及假设提出


  3.1管理层权力与盈余管理


  管理层权力概念尚未出现统一的结论。Bebchuk和Fried(2004)[4]认为管理层权力是一种决定权,决定着公司重大决策和战略性规划。权小峰、吴世农和文芳(2010)[31]认为管理层权力的核心是其应对企业内部和外部不确定性风险的意愿和能力,他们发现管理层权力越大,就越会影响管理层薪酬制定和执行,因此管理层权力很有可能通过影响管理层薪酬契约的制定和执行来影响盈余管理。本文采用Finkelstein(1992)[32]对管理层权力下的定义,即管理层能够依着自身的意愿行事并实现相应目标的能力。


  不同学者对于盈余管理的定义也有不同的看法,William和Kinney(2000)[33]认为它是管理层通过选择不同会计政策,从而导致不同经济后果的一种行为;而Healy和Wahlen(1999)[2]作出的的定义则有更多学者引用:管理层通过人为判断来构建交易和修改财务报告信息,以此来误导一些利益相关者,包括所有者,关于公司未来经营发展的期望,或者以此来影响相关者依赖财务报告作出的决定。本文采用Healy和Wahlen(1999)[2]关于盈余管理的定义。


  由于分工一直在深入细化,企业的人数和业务量也一直在扩大,所有者难以亲自经营企业的方方面面,转而选择更专业的人士作为企业的管理层,代为管理企业。由于所有者很少参与管理和控制企业日常活动,因此其无法亲自得到企业各方各面的数据资料,也难以识别从他人处获得的信息真伪。这种双方掌握信息量较为不对称的情况,更利于管理层进行盈余管理,管理层便有可能为了实现业绩考核目标而进行盈余管理。Malmendier和Tate(2009)[34]通过研究,指出首席执行官会为了满足外部和内部对公司高业绩的期望而进行正向的盈余调节,其程度高低取决于CEO权力大小。


  所有者为了降低这种代理成本,往往会选择建立、完善企业内控制度,使股东、董事和管理层相互监督。但是,当管理层权力较大,以至于能够影响股东和董事会成员的决策时,将更有能力进行盈余管理。本文将管理层视作以完全追求利益为目的,并为此可不择手段的主体,而盈余管理往往能够为管理层带来更高的薪酬、公司地位。基于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1:管理层权力强度与盈余管理程度存在正向关系。


  3.2管理层权力与审计费用


  由于管理层在权力较大时,更有可能采取为自己带来尽可能多利益的盈余管理行为,而这将为企业和事务所带来风险。即使注册会计师未能确认企业是否真实存在盈余管理行为,但是一旦其识别企业管理层权力较大,注册会计师会认为企业内控存在风险或者缺陷,那么就有可能为了降低这种潜在的风险,提高工作量,包括增加审计程序等,以应对潜在的重大错报。工作量越大,可能导致需要的人员较多或者审计人员工作时长变大,这就会使得审计费用增加。同时,由于企业财务报表在审计之前,就有可能已经存在错报,即使增加实施的审计程序,也未必能够全部消除。因此,当管理层权力较大时,事务所很可能为了弥补承担这种可能发生的损失,而要求溢价补偿。此外,管理层权力越大,越有动机和能力为积极的审计意见而支付额外的费用。基于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2:管理层权力强度与审计费用存在正向关系。


  3.3盈余管理与审计费用


  盈余管理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会计信息的真实性,而审计师会根据具体情况来计划未来将要执行的审计程序数量。因此,如果注册会计师认为企业存在盈余管理行为,就会为了降低其可能带来的危害,而为风险较高的科目安排更多的审计程序和工作。Greiner、Kohlbeck和Smith(2017)[35]认同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当注册会计师观察到公司内部存在更多的机会主义行为,包括盈余管理活动时,他们就会降低最低能接受的风险水平,增加了审计工作量,以此来降低招致诉讼的风险,而这将导致审计收费的增加。


  Houston、Peters和Pratt(2005)[36]也认为注册会计师会通过增加审计工作量,将发现的风险降低至可接受的水平,并且评估无法通过额外的工作降低的风险以衡量要求的风险溢价。审计师投入更多精力,使得审计成本上升,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戴捷敏和方红星(2010)[37]认为,当企业增大向上盈余管理的程度时,审计人员被起诉的可能性更大。虽然这种风险是潜在的,但是一旦发生,将带来较大的损失,因此很可能要求相应的补偿。这两方面影响与Greiner、Kohlbeck和Smith(2013)[20]对于导致较高审计费用的研究结论相似,他们认为较高的审计费用可能是由于(1)审计师为完成审计工作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因此要求获得更多的回报,(2)审计师承担了更大的风险,因而要求上市公司支付额外的补偿。基于此,本文提出以下假设:


  H3:企业管理层越大,越有可能为了个人利益而提高盈余管理程度,从而导致审计费用升高,即管理层权力强度与审计费用正相关,盈余管理在其中起到中介作用。


  第4章实证研究设计


  4.1样本数据收集与选择


  本文使用国泰安CSMAR数据库,选择中国2016至2018年沪深两市A股主板上市公司为样本。为保证研究样本是科学和准确的,本文进行了以下筛选:(1)去掉了属于ST类公司的样本数据;(2)剔除了属于金融类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3)去掉样本公司中主要变量缺失的;(4)为了尽量减小异常值对结果的偏差,本文对主要连续变量位于0~1%和99%~100%区间的样本进行了缩尾处理。本文按照以上要求对样本数据进行筛选,最后得到8178个公司年度样本观察值,2016年样本量为2609,2017年样本量为2889,2018年样本量为2680。本文使用的统计分析软件为STATA14.0。


  具体数据行业年度分布如表4.1所示。


  表4.1样本的年度和行业分布表


  年度


  行业2016 2017 2018总计


  农、林、牧、渔业(A)40 41 31 112


  采矿业(B)69 68 60 197


  制造业(C)1661 1844 1755 5260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D)90 95 88 273


  建筑业(E)73 85 69 227


  批发和零售业(F)142 150 123 415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G)85 86 80 251


  住宿和餐饮业(H)10 8 8 26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I)164 213 188 565


  房地产业(K)118 118 100 336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L)36 39 33 108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M)22 28 39 89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N)31 36 41 108


  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O)1 1


  教育(P)3 3 3 9


  卫生和社会工作(Q)6 8 8 22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R)38 46 38 122


  综合(S)21 21 15 57


  总计2609 2889 2680 8178


  4.2模型建立


  为了深入探究企业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相互之间的作用关系,本文参考钟培元(2018)[16]、王砚书和刑瑞欣(2020)[38]的模型,综合研究需要,建立了以下多元回归模型:


  (4.1)


  (4.2)


  (4.3)


  4.3变量设置


  4.3.1管理层权力的度量


  本文参考赖红珍(2016)[39]的做法,拟采用董事长与管理层两职兼任、股权分散度、董事会规模和管理层持股四个维度,构建管理层权力评价体系。如果管理层担任企业董事会董事长,那么他们或多或少能够左右董事会的重要决定,因此如果董事长和管理层由同一人担任时取1,否则取0;当大股东不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时,企业股权分布整体比较分散,大股东更易于产生夺取企业利益以饱私欲的想法乃至于行动,此时大股东与管理层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是相近的,大股东倾向于帮助管理层,管理层权力将增大,本文计算出企业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与第二至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的比值,以此来衡量企业的股权分散度,当该值小于1时,股权分散度取1,否则取0;当董事会规模较大时,成员之间的利益难以统一,此时董事会对管理层的监督力度较弱,由此增加了管理层的权力,因此,当董事会人数大于年度行业样本均值时,该指标取1,反之取0;当管理层拥有企业股份时,就能够得到参与股东决策的权力,由此拥有更大的权力,因此,当管理层持股比例大于年度行业样本均值时取1,反之取0。将上述四个经计算得到的指标数值加起来,当它们的和大于2时,管理层权力综合权力指标Power取1,否则为0。


  4.3.2盈余管理的度量


  本文参考王砚书和刑瑞欣(2020)[38]的做法,采用修正的琼斯模型来度量盈余管理程度,对不同行业、不同年份的数据按照式4.4进行OLS回归,然后将取得的参数a1、a2、a3代入式4.5,获得不可操纵性应计盈余管理NDA,最后将NDA代入式4.6,得出可操纵性应计利润数DA。


  (4.4)


  (4.5)


  (4.6)


  上式中,TAt表示t年的总应计利润,由当年经营利润减去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计算得出;At-1表示t-1年年末总资产;ΔREVt表示t年与t-1年主营业务收入的差额;PPEt表示t年年末固定资产的原值;ΔRECt表示当年与上一年应收账款的差额。本文以式4.6中计算出的可操纵性应计利润DA的绝对值表示盈余管理EM的程度。


  4.3.3审计费用的度量


  本文用上市公司当年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LnFee来衡量审计费用。


  4.3.4控制变量的度量


  管理层权力、盈余管理和审计费用相互作用时还受到其他外部因素的影响。因此,本文参考钟培元(2018)[16]、王砚书和刑瑞欣(2020)[38]等学者的研究,选取如下控制变量:事务所规模(Dadt),资产负债率(Lev),公司成长性(Growth),总资产收益率(ROA),净资产收益率(ROE),审计意见(Audittyp),股权结构(Markettype),总资产增长率(AG),年度哑变量(Year),行业哑变量(Ind)。


  各变量设置具体内容如表4.2所示。


  变量性质变量符号变量含义变量计量


  被解释变量LnFee审计费用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


  解释变量Power管理层权力根据两职合一、股权分散度、董事会规模和管理层持股四个维度计算出来的指标


  中介变量EM盈余管理利用公式4.5、4.5和4.6计算得出


  控制变量ROA总资产收益率净利润/总资产


  Audittyp审计意见本年审计意见,若公司财务报告被出具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取1,否则取0


  Dadt事务所规模由“四大”审计取1,否则取0


  Markettype股权结构若为国有控股公司,则为1,否则为0


  Growth公司成长性本年与上年主营业务收入之差/上年主营业务收入总额


  Lev资产负债率总负债/总资产


  ROE净资产收益率净利润/净资产


  AG总资产增长率资产总计本期期末值与期初值之差/资产总计本期期初值


  Ind行业哑变量当样本属于指定行业时,Ind取1,否则取0


  Year年度哑变量当样本属于指定年份时,Year取1,否则取0


  表4.2变量定义表


  第5章实证结果分析


  5.1描述性统计分析


  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如表5.1所示。本文的被解释变量LnFee最大值为16.2225,最小值为12.6115,标准差为0.6653,这说明不同企业之间审计费用有一定的不同。本文的中介变量EM的最大值为5.7825,最小值为0,标准差为0.1448,这说明各个企业之间盈余操纵水平有差别,可能与不同企业盈余操纵能力及动机有关。本文的解释变量Power平均值为0.3376,标准差0.4729,表明不同企业之间管理层权力存在差异。事务所性质Dadt均值为0.0566,标准差为0.2311。资产负债率最大值为0.8919,最小值为0.0603,均值为0.4147,说明大部分企业负债程度适中。企业成长性Growth最大值为3.2606,最小值为-0.5684,标准差为0.4847,说明不同企业之间营业收入增长率存在一定不同。审计意见类型Audittyp均值为0.9780,说明大部分企业当年审计意见为标准无保留意见。股权结构均值为0.1767,说明大部分企业属于非国有企业。总资产增长率AG最大值为2.0051,最小值为-0.3166,标准差为0.3250,说明不同企业之间总资产收益率有一定差异。


  表5.1描述性统计分析


  Variable Obs Mean Std.Dev.Min Max


  LnFee 8,178 13.8955 0.6653 12.6115 16.2225


  Power 8,178 0.3376 0.4729 0 1


  EM 8,178 0.0912 0.1448 0 5.7825


  Dadt 8,178 0.0566 0.2311 0 1


  Lev 8,178 0.4147 0.1997 0.0603 0.8919


  Growth 8,178 0.2342 0.4847-0.5684 3.2606


  ROA 8,178 0.0444 0.0576-0.2339 0.2210


  ROE 8,178 0.0732 0.1062-0.5427 0.3696


  Audittyp 8,178 0.9780 0.1467 0 1


  Markettype 8,178 0.1767 0.3814 0 1


  AG 8,178 0.1756 0.3250-0.3166 2.0051


  5.2相关性分析


  对文中的变量进行相关性分析,结果如表5.2所示。从表中结果可以看出,盈余管理EM与审计费用LnFee正相关,且在10%水平上显著,说明企业盈余操纵程度越高,审计费用越高。管理层权力Power与盈余管理EM在10%水平上显著正相关,说明管理层权力大的企业,更容易进行盈余操纵。事务所规模Dadt与审计费用LnFee在10%水平上显著正相关,说明事务所规模为“四大”时,审计收费较高。管理层权力Power与资产负债率Lev负相关,可能是因为管理层权力较大时,为了降低自身风险,而采取保守的债务筹资。企业成长性Growth与审计费用LnFee在10%水平上显著正相关,可能是由于当企业本年营业收入增长较多时,注册会计师较为关注而增加了工作量。股权结构Markettype与审计费用LnFee显著正相关,其原因可能是国有企业更关注审计风险,从而支付了更多的审计费用以获取注册会计师更详细的审计。股权结构Markettype与审计意见Audittyp存在正向关系,可能是由于国有企业处理财务信息更为谨慎,因此更容易获得标准无保留意见。


  表5.2相关分析


  LnFee Power EM Dadt Lev Growth ROA


  LnFee 1


  Power-0.0244*1


  EM 0.0243*0.1209*1


  Dadt 0.4301*-0.0429*0.0151 1


  Lev 0.4248*-0.0822*-0.0341*0.1246*1


  Growth 0.0498*0.0355*0.1442*-0.0181 0.0505*1


  ROA-0.0611*0.0334*0.0371*0.0282*-0.333*0.1766*1


  ROE 0.0479*0.0084 0.0059 0.0664*-0.1009*0.1998*0.9017*


  Audittyp-0.0014 0.0014-0.1322*0.0295*-0.0866*0.0283*0.2017*


  Markettype 0.1638*-0.0623*0.0006 0.0363*0.1121*0.0516*-0.0379*


  AG-0.0006 0.0886*0.1107*-0.029*0.0055 0.4012*0.2479*


  续表


  ROE Audittyp Markettype AG


  ROE 1


  Audittyp 0.2199*1


  Markettype-0.0083 0.0258*1


  AG 0.2413*0.071*0.0275*1


  ***表示在1%水平上显著相关,**表示在5%水平上显著相关,*表示在10%水平上显著相关。下同


  5.3回归分析


  为了明确管理层权力Power、盈余管理EM和审计费用LnFee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们运用STATA软件对所收集到的自2016年至2018年的有关数据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回归,结果如表5.3所示。


  对回归结果进行分析,我们发现以下几点:


  首先,M1表明Power与LnFee之间的回归关系,M2表明Power与中介变量EM之间的回归关系,M3表明了Power通过中介变量EM影响LnFee的回归关系。回归结果显示,M1中Power与LnFee回归系数为正且显著,M2中Power与EM回归系数为正且显著,在M3中,Power和EM与LnFee的回归系数分别为正且显著,EM在Power对LnFee的作用中起到中介作用。


  由此可见,当管理层权力越大时,企业越容易发生盈余管理,进而导致企业当年审计费用升高。这证实了本文的假设H1、H2和H3,即高管权力越大,盈余管理水平越高;管理层权力对审计费用的作用是正向的,审计费用随管理层权力的提高而增加;盈余管理在管理层权力强度对审计费用的影响中存在中介作用。


  表5.3回归分析


  M1 M2 M3


  LnFee EM LnFee


  Power 0.0236527***0.0274946***0.0220721**


  (2.75)(5.19)(2.56)


  EM 0.0574891**


  (2.49)


  Dadt 0.2559373***0.0126562 0.2552097***


  (8.04)(0.65)(8.02)


  Lev 0.445626***-0.0150961 0.4464938***


  (12.26)(-0.67)(12.29)


  Growth 0.0312425***0.0255992***0.0297708***


  (6.12)(8.14)(5.79)


  ROA-0.1622451-0.0123015-0.1615379


  (-1.16)(-0.14)(-1.16)


  ROE 0.0988072-0.1987864***0.1102352*


  (1.51)(-4.94)(1.68)


  Audittyp-0.0623715***-0.0104737-0.0617694***


  (-3.11)(-0.85)(-3.08)


  Markettype 0.057233***0.0042155 0.0569906***


  (6.16)(0.74)(6.13)


  AG-0.0103779 0.0402109***-0.0126896


  (-1.32)(8.34)(-1.61)


  Year控制控制控制


  Ind控制控制控制


  截距13.54314***-0.5632643***13.57552***


  (135.85)(-9.18)(135.1)


  N 8,178 8,178 8,178


  R-squared 0.2581 0.1834 0.2590


  F 66.00 42.63 63.86


  5.4稳健性分析


  本文之前实证部分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回归,为了保证结果的稳健性,参考赖红珍(2016)[39]和王若诗(2018)[40]等学者的做法,采用OLS回归,以检验本文的三个假设在不同计量方法下的回归结果能否与前面的研究结果基本吻合。


  根据表5.4回归结果显示,M1中Power和LnFee显著正相关,说明管理层权力越大,审计费用越高,H1稳健性检验通过。M2中Power和EM存在正向关系,说明管理层权力越大,企业操纵盈余的水平越高,H2通过稳健性检验。M3中,Power和EM分别与LnFee存在显著正向关系,说明管理层权力越大,审计费用越大,且盈余管理发挥中介效应。因此,采用OLS回归后,三个假设均通过了稳健性检验,主要变量的结果与前面的研究结果没有明显的差异。


  表5.4稳健性检验


  M1 M2 M3


  LnFee EM LnFee


  Power 0.041867***0.0332271***0.0375934***


  (3.28)(10.02)(2.93)


  EM 0.1286182***


  (3.02)


  Dadt 1.083972***0.0216233***1.08119***


  (41.39)(3.18)(41.28)


  Lev 1.252247***-0.0125522 1.253862***


  (33.76)(-1.3)(33.82)


  Growth 0.0390142***0.0367994***0.0342811**


  (2.87)(10.42)(2.51)


  ROA 0.1250142 0.3381021***0.0815281


  (0.43)(4.46)(0.28)


  ROE 0.31828**-0.1749029***0.3407756**


  (2.12)(-4.47)(2.26)


  Audittyp 0.0212088-0.1399797***0.0392127


  (0.51)(-12.85)(0.93)


  Markettype 0.1914019***0.0029514 0.1910223***


  (12.11)(0.72)(12.09)


  AG-0.0492631**0.0268634***-0.0527182**


  (-2.39)(5.02)(-2.56)


  Year控制控制控制


  Ind控制控制控制


  截距13.21677***0.2047499***13.19044***


  (289.87)(17.27)(284.29)


  N 8,178 8,178 8,178


  R-squared 0.3421 0.0616 0.3428


  F 471.89 59.62 426.04



本科PMLC论文查重
硕博论文检测系统
期刊职称检测系统
学术家论文查重
维普论文检测系统
大分解论文查重
小分解论文查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400-06850161

二维码
线